新闻中心

湖南长沙:下好未成年人综合司法保护这盘“大棋”

  图①: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检察官周萃走进长沙市明德中学,为学生们送上法治课。

  图③:浏阳市检察院联合公安、卫健、妇联等部门开展医疗机构落实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情况专项督查行动。

  “多亏了检察官的帮助,孩子现在开朗多了,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回来也愿意跟我们说了……”近日,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检察院举办了第五场“未成年人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小宝的妈妈因孩子的变化倍感欣慰。

  近年来,在习法治思想的引领下,长沙市检察机关主动服务中心大局,用心用情下好未成年人全面综合司法保护“一盘棋”,有效对接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司法“六位一体”未成年人保护大格局建设,努力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法治环境。

  舞台上,桐桐(化名)用流利的英语主持着校园文化节的开幕式,自信大方。舞台下,桐桐父亲的眼角泛着泪光……

  今年17岁的桐桐,13岁时独自一人赴国外读书,2020年初因疫情影响回国学习。然而,环境的变化、学习内容的差异,让桐桐感到非常不适应,萌生了找点“刺激”的念头。同年4月,桐桐在微信上看到外国朋友在售卖口味的电子烟,便买了5支,并通过国际快递运至长沙。同年7月1日,警方查获该邮包,从电子烟中检出成分。同年8月31日,桐桐因涉嫌走私毒品罪被移送审查起诉。

  检察官联合社工对桐桐的成长环境、家庭监护情况、性格特点展开全面调查,了解到他在国外读书期间,因误交“朋友”,接触到了,觉得很“酷”。由于从小“背井离乡”,桐桐与父母有些疏离,加之父亲“高压式”的管教,让他非常抵触。

  考虑到桐桐是初犯,走私毒品的数量较小,且家庭监护完整,检察机关决定为其量身打造帮教方案。自2020年10月开始,检察官开展了一系列帮教工作:带着桐桐前往禁毒教育基地开展警示教育,要求他到社区参与志愿服务、学习法治课程、参加义务劳动等等。在7个月的考察期内,检察机关还联合婚姻家庭服务中心、所在社区、学校、家庭跟踪考察帮教情况,并委托家庭教育指导老师对桐桐的父母进行专业指导。

  考察期结束,桐桐交给检察官一份长达270页的报告,记录了他这7个月的心路历程。令人欣喜的是,桐桐不仅性格上有了明显改变,学习成绩也在全年级进步了60多名。

  “关键时候拉一把,可能会改变孩子一生的命运,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我们始终抓好专业化和社会化两个核心,将教育挽救贯穿办案的全过程,念好帮教工作的‘精’字诀。”长沙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严琳告诉记者。

  从2019年1月至今年10月,长沙市检察机关对涉罪未成年人作出附条件不起诉372人,经帮教11名未成年人考上大学,106人找到工作,109人的家庭关系得以改善。在开展帮教的过程中,充分发挥社会调查的作用,根据未成年人的犯罪原因、情节等“私人定制”帮教方案,并引入社会力量辅助开展社会调查、心理疏导、亲职教育、帮教观护,教育矫治的效果日益凸显。

  长沙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周亚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院将进一步延伸职能触角,加快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干预处置体系建设,努力将“迷途少年”拉回正轨。

  “原来给别人起外号也属于语言暴力”“以后遇到校园暴力,我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9月1日,开学第一天,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检察官助理熊晨卉走进湖南师大附中,为1000余名高一新生宣讲主题为“预防校园暴力”的开学第一课。

  法治教育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举措。近年来,长沙市检察机关持续加强青少年法治教育,通过整合资源,建立精英讲师团队,精准对接法治需求,促进法治宣讲的精英化、专业化。“我们做好‘普法菜单’,根据学校的需求以及学生的年龄段,选择契合的宣讲主题和方法,通过以案释法、互动体验等增加趣味性,让法治宣讲更接地气。”严琳介绍。

  为了进一步扩大青少年法治教育的覆盖面和影响力,长沙市检察机关巧借“外力”,合作推进。2020年12月,长沙市检察院会同市中级法院、市教育局、市司法局签订《长沙市青少年法治教育跨部门合作框架协议》。“通过多部门联动,制定五年规划,健全合作机制,让法治教育有计划、有步骤、有重点地持续推进。”周亚红说。

  据了解,长沙市检察机关积极扩大青少年法治教育的“朋友圈”,将犯罪预防的关口进一步前移。今年7月,长沙市检察院、市教育局、市妇联联合启动“守望花蕾”青春期性教育百场宣讲活动,已开展50场,促进1万余名青少年预防侵害的意识和能力“双提升”。

  行走在繁华的“解放西”,人潮涌动的酒吧、娱乐场所成为“网红”们在长沙的热门“打卡地”。但一些未成年人因家庭管教不严、自控能力较弱也混迹其中,由此暴露出的“娱乐场所违法接纳未成年人”问题堪忧。

  “近年来,虽然我们加大了对娱乐场所的监管力度,但在查处违法接纳未成年人现象时,仍然面临线索发现难、取证难等瓶颈性障碍。”长沙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局政策法规处处长蒋斌栋说。

  为推动解决监管难的问题,长沙市检察院对近三年来发生在酒吧、娱乐场所的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展开专项分析,对涉案场所实地走访调查。今年5月,长沙市检察院向文化部门公开送达了检察建议,建议从加强娱乐场所的日常监管、加大违法的惩处力度、强化行业自律等方面完善监管体系,并牵头召开专题联席会议,共商整改措施。

  “联席会议统一了思想,建立了信息通报、线索移送的工作机制,疏通了行刑衔接的梗阻。检察建议发出后,我们联合公安机关、文化执法部门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组织场所经营者培训,助推了行业良性发展,净化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周亚红说。

  针对重点领域、重点行业的未成年人保护问题,长沙市检察机关始终注重跟踪督导,促进监督成果转化。今年5月,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联合公安机关、市场监管部门开展旅馆业专项整治“回头看”,对辖区内旅馆业开展抽查。当看到旅馆内“禁止未成年人无监护人陪同单独入住”的警示牌作为“标配”被放在醒目位置,视频录像存储完整,入住登记规范时,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彭玲总算松了口气。

  今年3月,宁乡市沩山九年制学校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来自检察、民政、团委、妇联等部门。原来,长沙市、宁乡市两级检察院了解到该校70%以上的孩子是留守儿童的情况后,两级院协同各部门启动了此次关爱救助行动,为孩子们送去法律知识和生活慰问品。

  “对于工作中发现的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等线索,我们会及时向有关部门反馈,链接各方资源协同开展多元综合救助,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严琳说。2019年以来,长沙市检察机关协同教育、卫健、团委、妇联等部门帮助31名未成年被害人申领救助金,为35人提供生活安置,为50人提供临时生活照料,安排32人接受医疗康复,帮助22人被纳入社会救助。

  未成年人因认知和自护能力有限,容易成为被侵害的对象。为破解实践中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现难、干预晚等问题,长沙市检察院牵头召开九部门联席会议,制定《长沙市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和信息共享机制》,并深入学校、医院、社区宣传推广强制报告制度。

  针对落实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中的难点问题,长沙市检察机关开展了有益探索——芙蓉区检察院针对不履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问题启动行政公益诉讼检察监督,凸显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刚性;开福区检察院推动各单位履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情况被纳入区平安建设考核指标,以考核倒逼责任落实;望城区检察院联合教育局、公安局对5086名中小学教职员工开展违法犯罪记录查询,把犯罪预防的触角进一步前移;宁乡市检察院编制了精细化的责任清单、报告表格,让报告职责更加明晰……

  “各部门在打击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上拧成了一股绳,把对孩子的保护做得更实、更细。”周亚红告诉记者。

  “下一步,我们将持续加强未检专业化与社会化建设,积极参与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建设和社会综合治理,努力为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守护长沙幸福安宁贡献检察智慧和检察力量。”周亚红说。

  未成年人保护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系统工程,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民族的永续发展。长沙市检察机关主动回应人民关切,自觉扛起未成年人保护的检察责任,为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守护长沙幸福安宁作出贡献。

  长沙市检察机关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亮点纷呈、可圈可点,作为教育工作者,我感到既欣慰又振奋。

  长沙市检察机关用心用情下好精准帮教“一盘棋”,协同公安机关、教育部门构建了分层级、分措施、阶梯式的教育矫治机制,最大限度引导“迷途少年”回归正途,将教育、感化、挽救罪错未成年人工作做到极致。以督导落实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为抓手,协同各部门有效破解案件发现难等瓶颈性障碍,共同织密未成年人保护网,让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无处遁形。聚焦人民群众急难愁盼的未成年人保护问题,全面加强和改进法律监督工作,推动形成优化社会治理的长效机制,助推社会治理体系提质增效。针对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等重点人群,全面加强关爱帮扶和综合救助,助力未成年被害人走出阴霾,将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做实做细。持续加强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工作,积极引领社会风尚,将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关口前移。

  今年6月1日起,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正式实施,标志着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进入新阶段。希望长沙市检察机关把握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迭代升级的历史机遇,充分发挥参与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全过程的职能优势,持续加强未成年人全面综合司法保护,助力完善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司法“六位一体”的未成年人保护大格局建设,为长沙谱写新时代未成年人保护新篇章。

  今年6月,宁乡市检察院“守未者”工作室检察官陈娟提前介入了一起强奸案。案件的被害人小媛才12岁,一想到小媛这么小就遭受了侵害,陈娟的心就揪在一起:“一定要通过我们的努力帮孩子尽快走出阴霾。”

  在“宁姐姐”被害女童一站式保护中心,陈娟第一次见到了小媛。陈娟了解到,小媛的父母离婚了,她由父亲抚养,但父亲常年在外务工,平时都是年迈的奶奶照顾她,就读的学校在较偏远的农村。遭受侵害后,这件事在学校里传播开,小媛非常恐惧、自责、委屈……陈娟通过心理评估发现,小媛因遭受侵害,产生了心理阴影,事后又因害怕父亲责备、同学嘲笑,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父亲“管不到”、奶奶“管不了”,这样的状况不解决,小媛还有可能遭受侵害或面临危险。综合考量后,小媛的家人觉得,孩子已不适宜在当地继续读书,当务之急是让她转学。

  接到小媛父亲提出的转学申请后,宁乡市检察院立即向长沙市检察院报告,与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联动开启了一场“保护救助接力赛”,只为新学期开学时,小媛能在新环境中生活。

  此时,距离新学期开学只有一个多月,而跨辖区转学的难度很大。长沙市检察院接过“接力棒”后,立即与市教育局沟通,了解相关就读政策;组织宁乡市检察院、雨花区检察院及两辖区教育局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转学程序。

  政策、程序的障碍清除后,接下来,帮小媛找一所合适的学校尤为关键,既要方便父亲照顾,又要有利于小媛学习生活,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

  经过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未检检察官彭舟的多方奔走,终于迎来了好消息。“我们找到一家有学位的学校,在他们居住小区的附近,环境优美,学风也很好。接下来,我们会对小媛开展长期的心理疏导,让她一切从新开始。”听了彭舟反馈的情况,陈娟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从基层院到市级院,从一个辖区到另一个辖区,从检察机关到教育局,多方携手,上下联动,层层接力,小媛最终顺利转学,并和父亲生活在一起。

  据了解,自2020年宁乡市检察院会同妇联、公安、医院等单位成立“宁姐姐”被害女童一站式保护中心以来,已有15名女童在这里接受了专业的心理疏导,获得了临时生活照料、医疗服务、复学就业、生活安置等保护救助措施。

  “从聚焦个案救助到健全保障机制,让温暖关爱驱散阴霾,让法治阳光助力成长。”宁乡市检察院代检察长刘文广说。

  “检察官阿姨,我考上大学了,感谢您对我的帮助。”今年9月1日,长沙县检察院未检工作室迎来了一对特别的父子,见到检察官,父亲展开手中的锦旗,少年递上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

  这温馨的一幕将检察官拉回到去年办理的一起盗窃案。少年名叫小东,2020年底,17岁的他去朋友家做客时,无意中发现朋友家有黄金首饰。家境不宽裕、缺少零花钱的小东一时起了贪念,见四周无人,他将首饰拿走并藏了起来。几个月后,小东将偷来的首饰换钱花了。朋友的家人发现丢失财物后报了警,小东随后落网。

  在审查起诉阶段,长沙县检察院联合长沙理工大学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对小东开展社会调查,从性格特质、成长经历、家庭环境、学校表现、社交关系等方面分析小东犯罪的原因,评估其再犯的可能性。

  经查,小东是高三学生,在校表现良好,曾获得多项体育比赛的荣誉。因家庭疏于管教,他结交了一帮混社会的“朋友”,形成错误的金钱观、消费观。

  “以前我忙着跑运输没管教好儿子,现在我把货车卖了,赔偿了被害人损失,我会专心陪他准备高考,不让他再走弯路。”小东父亲向检察机关递交了申请书,请求给小东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得知父亲为了他把跑运输的车都卖了,小东受到触动,内心非常自责。检察官对小东进行心理疏导,缓解其压抑的情绪,并联合家庭教育指导师指导小东的父母高质量陪伴孩子,正面引导孩子的行为。

  综合小东系初犯、偶犯,父母愿意加强管教,其本人也认罪悔罪等因素,今年5月底,该院对其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考察期为6个月,并制定了详细的帮教方案。

  在各方帮助下,小东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走稳了附条件不起诉后的第一步。“发生这件事后,我有些抑郁,是检察官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小东说。

  “温馨护苗、守护成长是我院未检工作室创立的初心,通过充分履行检察职能,不断凝聚社会力量,努力把帮教做到最优,用心用情守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长沙县检察院代检察长许琼山说。

  “这5个月,我跟父亲一起劳动,第一次搬东西时,白衣服染成了黑色,手上也是满满的灰尘,但我很满足……”看着小贝写的心得,长沙市芙蓉区检察院检察官徐艳侠相信,有了父亲的陪伴,小贝这次一定可以走回正途。

  刚上中学的小贝,是一起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今年1月11日,他和另外两名同伙盗取了两辆车内共计1万余元的财物。同伙盗窃财物时,小贝负责望风,分得赃款3000元。

  受理案件后,徐艳侠了解到,父母离异后,小贝一直跟母亲生活,父亲再婚后又有了两个儿子,母亲身体不好,家庭经济条件拮据。在看守所里,检察官与小贝进行了第一次交谈,回忆童年时,他还记得“爸爸经常将我扛在肩上,和我做游戏、带我跑步……”小贝对父爱的渴望,给检察官留下了深刻印象。

  经审查,该院认为,小贝系初犯,且认罪悔过,并取得了被害人谅解,社会危险性较小,遂于6月初对小贝作出了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考验期为6个月。

  案件虽然办完了,但检察官并没有放下心来,特别是对于小贝这样行差踏错的孩子,如何让小贝的生活回归正轨成了检察官挂念的大事。

  为此,检察官一方面为小贝安排了心理咨询师,一周一次的心理咨询对小贝进行心理帮扶;另一方面,主动联系了小贝的父亲,帮助父子之间重新建立联系,消除隔阂。在检察官和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帮助下,小贝的父母达成了共识,白天由父亲带着小贝到自己开的广告公司一起工作,晚上小贝回妈妈家,双方共同抚育小贝。

  这5个月里,小贝每个月都会向检察官报告收获和心得,他逐渐改变了原来迷茫的生活状态,家庭的温暖让他下决心改变自己,他在心得中写道:“以后我会通过劳动自食其力,远离犯罪,做一个合法公民,用自己实际行动回报教育我、关心我、帮助我的人……”

  据了解,为进一步做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该院成立了“芙蓉花蕾”工作室,聚焦制度化、社会化建设,打造全流程办案模式,积极推进涉罪未成年人心理干预全覆盖,并构建家庭教育指导制度,将问题青少年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引入帮教工作中,对教育、感化和挽救未成年人起到了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