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新闻8点见丨社区书记的一天:坐下去的瞬间总觉得还有事没干完

  最近,核酸检测成为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各个社区内的核酸点也井然有序。在这背后,少不了社区工作者们的“挑灯夜战”。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他们身上:

  海淀区晨月园社区书记李楠的工作时间变成了“朝五晚九”——早上5点多到办公室开个短会,逐一叮嘱核酸检测细节;巡视每个点位,随时解决突发问题;还要给行动不便的居民入户采样、核查大数据信息等,就这样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

  “就是在撂屁股的那一瞬间,老感觉还有一件事得做。”社区工作繁杂,李楠总会笑着面对,那些辛苦在她看来“都很正常,这都不叫事儿”。

  今天,五四青年节再一次与我们如约见面;而明天(5月5日),又恰逢中国青年团成立100周年纪念日。100年后的今天,当代年轻人正在各行各业的岗位上,以他们的方式继续奋斗、无悔青春。

  五四运动是一场青年的运动,那一时代的“80后”“90后”高举民主和科学的大旗,通过轰轰烈烈的思想大讨论与身体力行的革命实践,开启了中国现代化的先声。与100年前共青团刚刚成立时相比,当下中国的现实语境已发生巨大变化,青年的成长环境也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五四精神在这一代年轻人身上继续飘忽淜滂、奔涌浩荡,生发出新的境界。

  北京冬奥会赛场,谷爱凌、苏翊鸣凌空一跃,画出美妙的弧线,惊艳世人;东京奥运会赛场上,全红婵、陈芋汐全力一跳,让人们感慨于运动之美。可这只是他们人生的一个侧面。赛场之上,运动健儿争金夺银,荣耀祖国;赛场之下,他们乐观率真,兴趣广泛,重新刻画了一张当代年轻人的新脸谱。

  这就是当代年轻人的激扬青春,积极进取,但又多元包容。疫情防控现场,青年志愿者空闲之余做出搞怪动作,娱乐众人;偏远山村一隅,年轻教师酝酿了他的“放牛班的春天”。轻松愉悦而又有所坚持,这一代年轻人身上的丰富底色,让人刮目相看。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100年前,鲁迅先生对新青年提出这样的期待。100年后的今天,奋斗正当时,积极、乐观、进取的新青年们,亦会生龙活虎,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鹰击长空,逐梦韶华。阅读全文

  接续奔波300公里,从天津到北京,一名白血病患儿的“生命通道”被通州民警开辟。这是生死时速的现实写照,也是疫情大环境下不可忽视的暖人瞬间。

  “不能耽误了,得争分夺秒。”5月1日晚,前脚护送完一名癌症术后患者回京的龚学文,刚把警车泊进检查站,又接到天津一名白血病患儿父亲的求助。

  那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当天,他7岁的女儿突然病情加重,为了让孩子得到及时抢救,一家三口正火速赶往北京。担心进京后道路不熟悉延误抢救时间,这位父亲拨打了110求助。

  龚学文是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永乐店检查站当晚的值班领导,接到调度电话后,他立即向分局反特巡支队和指挥处报备,“闭环直送”方案被火速制定、落实。

  警车辟出一条特殊的“生命通道”,命悬一线的患儿也转危为安。龚学文心中的大石落地,那一天,他接续奔波的300公里,就此有了沉甸甸的意义——他们不仅是疫情外防输入的“防火墙”,更是守护群众安康的“生命线”。

  疫情发生两年多来,通州公安各检查站已经建立完备的应对预案。龚学文说,“生命至上”是最朴素的道理,“多争取一分钟也特别有意义。”阅读全文

  不明病因儿童肝炎来势汹汹。目前,全球已有10余个国家报告近200例病例,至少4例死亡。此类肝炎有何不同?病因调查又有何进展?且看专家解答:

  世卫组织全球艾滋病毒肝炎和性传播感染项目的医学专家菲利帕·伊斯特布鲁克(Philippa Easterbrook)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严重急性肝炎仍非常罕见,且主要发生在以前身体健康的儿童身上。

  菲利帕·伊斯特布鲁克表示,每年都有关于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的报告,但通常一年内只有少数几例。现在,确定各国发现病例的背景率是否高于预期水平,这对于确定此类不明病因肝炎病例是否真的有所增加相当重要。到目前为止,有3个国家表示,背景率明显高于预期水平。

  同时,菲利帕·伊斯特布鲁克称,这些肝炎儿童病例的病因仍在调查中。在现有报告和新增报告的肝炎病例中,他们正在调查一系列可能导致此类肝炎的潜在因素,包括感染性和非感染性因素。

  到目前为止,从调查情况来看,在所有不明病因肝炎病例中均未发现导致急性病毒性肝炎的常见病毒(甲、乙、丙、戊型肝炎病毒),也并未在一些病例中发现可以引起胃部感染或胃肠炎的常见细菌或虫子。从调查问卷来看,尚未发现此类不明病因肝炎与某种特定食物,或某种药物、旅行等常见接触有关。阅读全文

  生前无直系亲属的独身人,他的房产在去世后能由舅舅继承吗?遗产管理人会如何“管理”遗产?来看真实案例:

  北京丰台人杨某利去世后留下一套未还完贷款的商品房。杨某利生前无直系亲属,也未留下遗嘱。其舅舅一度以为自己可以作为杨某利的遗产继承人,于是代偿了部分房贷。日前,法院判决认定丰台区民政局为杨某利的遗产管理人,由于其舅舅不在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内,未能继承房产。

  在这个案例中,舅舅为何无法继承独身外甥生前的房产?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表示,舅舅并不在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内。同时,这个案例中,杨某利并未立遗嘱,将财产赠给法定继承人之外的人。

  范辰表示,杨某利的案例属于“没有继承人”的情况,应该由其生前住所地的民政部门丰台区民政局担任遗产管理人。

  在当地民政局成为杨某利的遗产管理人之后,会如何处理杨某利的房产?范辰介绍,在杨某利的案子中,民政局接手未还完贷款的房子后,应该会帮助偿还他的债务。北京住贷担保中心履行担保义务将贷款结清,民政局作为遗产管理人,应该向该中心履行还债义务。此外,杨某利去世以后其舅舅帮助偿还了一部分贷款,民政局应该偿还这部分欠款。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所有债务处理完后还有剩余遗产,这部分则归国家所有,用于公益事业。”范辰表示。阅读全文